成都私家侦探公司 > 行业新闻 > 武汉市工商局原副局长熊俊收受贿赂滥用职权成反面典型

武汉市工商局原副局长熊俊收受贿赂滥用职权成反面典型

来源: 成都私家侦探公司 发布日期:2017-10-20 23:54
武汉市检察院反渎局领导在指挥室边看讯问过程,边研究对策。  作为湖北省武汉市“治庸问责”第一案被通报,备受关注的武昌“工商苑”违法建筑项目涉案人之一的武汉市工商局原副局长熊俊8月10日被判刑。法院一审以滥用职权罪,判处熊俊有期徒刑一年,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万元,以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八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零六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万元。  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初,熊俊在担任武汉市工商局武昌分局局长时,在负责下属紫阳工商所办公用房重建事宜时,采取置换方式以29号地块冲抵紫阳工商所建设费用,由企业建商住综合楼。熊俊明知29号地块用地性质为国有划拨机关办公用地,却虚报为建“下岗职工再就业便民服务窗口”,擅自在该地块违法建设12层共44套住房、建筑面积4200平方米的“工商苑”商住楼,并于2011年1月擅自对外销售获得卖房款480余万元。此外,熊俊还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56万余元、贪污公款1.32万元。  “工商苑”违法建筑牵出武汉“治庸问责”第一案  2011年2月,武汉市纪委接到群众投诉,称武昌区白沙洲玻璃厂有一栋违法建筑楼,在以“工商苑”商品房的名义对外销售。  同年3月,武汉市委召开会议部署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治庸问责”活动。在这次会议上,武汉市纪委播放了暗访拍到的有关“工商苑”的影像。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看后,要求彻查“工商苑”违法建设及其背后隐藏的深层次问题。  这就是武汉“治庸问责”第一案的由来。  同年4月25日,由武汉市纪委、武汉市检察院反渎局等部门人员组成的“工商苑”案件专班工作组成立。办案人员到相关部门查阅资料时发现,“工商苑”的承建方是武汉新八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八建公司),这幢楼既没有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也没有建设施工许可证。  他们进一步调查发现,签订建房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分别是新八建公司项目经理汪华平(另案处理)和武汉市工商局武昌分局(以下简称武昌分局)办公室主任查某。  通过对汪华平和查某的调查,事件幕后主角武汉市工商局原副局长熊俊和武昌分局办公室原工作人员汪文华(另案处理)浮出了水面。  一人拍板,违建项目“就这样定下来了”  2007年下半年,武昌分局下属紫阳工商所需要重建办公用房。同年底,时任武昌分局局长熊俊向武汉市工商局领导提出以闲置资产置换的方式与企业联合建房,得到同意。  之后,熊俊指示查某具体负责此事。最后得到熊俊认可的方案是:将武昌分局所属的白沙洲玻璃厂横街29号地块交给企业开发,同时由企业出资重建紫阳工商所办公楼并适当补偿现金或相当价值的房产。  这个方案确定后,个体工商户葛某曾向熊俊表示对该项目感兴趣。然而,在了解到这块地属于国有划拨办公用地后,葛某放弃了,因为“手续不好办,过户也很难”。  2008年初,汪文华向熊俊介绍武汉新八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项目经理汪华平联合建房。熊俊指示查某与汪华平具体商议。  同年3月17日,武昌分局召开办公会。查某将联合建房的设想等情况作了报告。该局副局长陈熔提出,在划拨的办公用地上建商住楼不符合国家政策,建议向有交部门咨询。然而,熊俊未采纳陈熔的建议,而是当即拍板:“就这样定下来了。”  弄虚作假迈过“三道槛”  为了实现拟订的联合建房方案,熊俊要过“三道槛”。  第一道槛,取得上级主管部门同意。因为基层工商所的改造属于重大改造事宜,而且国有资产的处置必须经上级批准。因此,熊俊指示查某尽快向武汉市工商局报告。  两天后,武昌分局向武汉市工商局提交了《关于以联合建房方式解决紫阳工商所办公房建设的请示》。在这份请示中,武昌分局没有如实汇报29号地块属于国有划拨用地的真实情况,导致武汉市工商局在不了解真实情况的前提下同意。  第二道槛,通过规划部门审批。2008年4月,汪华平提出,在划拨用地上选址建商住楼不能办理报建手续,只能假借新建办公楼名义报建。查某将汪华平的提议请示熊俊后,熊俊让他协调武汉市工商局给该局下达了新建办公楼的批复,并全权委托汪华平办理规划报建手续。  同年6月,熊俊亲自审定并指派查某与汪华平签订联合建房协议。协议约定,等29号地房屋建好后,其土地面积及新建房屋由武昌分局过户给新八建公司。同时,熊俊要查某等人协助汪华平办理相关手续。  2009年1月8日,汪华平向规划部门提交29号地块建设项目选址申请。同年6月17日,武昌区规划局颁发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项目名称为新建办公楼,建设单位为武昌分局。  第三道槛,获得发改委批准。2009年6月,汪华平以武昌分局新建办公楼的名义向发改委申请立项,却被告知该项目属新建楼堂馆所,不能获批。汪华平和汪文华商议后,决定采取变通之策钻空子——以建“下岗职工再就业便民服务窗口”的名义重新申请立项。为此,二人还私刻了武昌分局、武汉市工商局的公章,并伪造了武昌分局发给武汉市工商局的征求意见函,以及武汉市工商局同意重建“下岗职工再就业便民服务窗口”的批复。  2009年6月19日,武昌区发改委依据汪文华等人提供的虚假文件下发批复,同意在29号地块新建“便民窗口”。以同一个借口,该项目也取得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工商苑”项目注定是一个违法建筑  由于“便民窗口”项目紧邻武汉市重点工程鹦鹉洲大桥,相关规划部门一直没有给该项目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该项目也因此一直未能取得建设施工许可证。  查某接受调查时说:“从签订协议开始,这个商住综合楼就注定是一个违法建筑。因为土地性质是国有划拨的机关团体用地,不能过户,也不能建商住综合楼。”  尽管缺乏合法手续,但在紫阳工商所办公楼交付使用后,2009年下半年,“便民窗口”项目还是动工了。2010年底,主体工程基本完成。  这个规划部门当初批准的总建筑面积2700平方米,最多只能建两层半的建筑,最后却建到了12层,实际面积达到4000平方米,且一层和二层是商铺,三层以上是商品房。  不仅如此,早在2010年1月工程未完工之时,在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的情况下,汪文华、汪华平就开始将该项目以“工商苑”商品房的名义对外销售。至案发,该项目44套住房已售出18套,获得房款约480余万元。  “工商苑”售房期间,查某曾向熊俊作了汇报。他怀疑有人伪造文件取得批文,因为房子不管以什么名义都不能对外销售。熊俊却不以为然,反而让查某赶紧协助新八建公司办理土地过户手续。查某问:“办不了过户手续怎么办?”熊俊只说了一句:“你放心,没有办不成的事。”  建设过程中,“工商苑”因手续不全、存在安全隐患等问题多次被城管部门限期整改、责令停工。熊俊获悉后,四处找关系协调,以让项目摘掉违建帽子为由,顺利完工并过户。  受贿后不遗余力帮忙协调  熊俊之所以冒着风险不遗余力促成此事,当然是有原因的。正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当初,在汪华平和汪文华准备合伙拿下这个项目时,就约定了利益分成,汪文华还暗示汪华平,赚的钱要分一部分给领导。虽然汪文华没有点名,但汪华平明白他指的是熊俊,因为“如果事先没有和熊俊达成默契,他是不可能支持我们的,另外,在‘工商苑’出事后,都是熊俊在协调,是一种积极促成的态度”。  2008年3月,汪华平曾向熊俊表示,联合建房有了效益会给他不少于利润30%的回报。但熊俊表面上拒绝了。同年6月,在联合建房协议签订后的一天,汪华平准备了10万元钱,和汪文华一起到熊俊家楼下。汪文华将其中的8万元送给了熊俊。  2009年3月,听说熊俊要买房子,汪文华和汪华平又送了30万元。  2010年4月初,就在“工商苑”被查封并被下达拆除通知时,熊俊得知自己即将被调任武汉市工商局副局长。他开始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因为他已经预感到项目开展不下去了,担心此事曝光后会影响他的前途,而且害怕会牵出他受贿的事情。于是,他把38万元还给了汪文华。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2011年5月7日,熊俊被“双规”。  经查,除收受上述38万元贿赂外,2005年至2011年,熊俊还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贿赂18.5万元。  此外,2009年6月,熊俊在任武昌分局局长期间,虚构该局购买办公用品的事实,报销1.32万元,用于支付自己家的装修款。  在熊俊等人极力想将违法建筑合法化的过程中,还有一个人被拖下了水——武汉市城管局拆违清障处原副处长黄祥斌。在接受吃请及受贿后,黄祥斌放弃监管职责,两次给下属打电话,让下属为“工商苑”施工等工作开“绿灯”。  2012年2月24日,黄祥斌因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被提起公诉。205   怎样界定直接损失?------------ 私家侦探解答:侵权行为人侵占财产时,赔偿权利人对财产丧失占有,权利人的直接损失就是该物的全部价值;侵权行为人损坏财产时,如果财产灭失,财产的全部价值就是权利人的直接损失,如果财产部分损坏,被损坏部分的价值或者修理恢复该财产使用价值的金额就是权利人的直接损失。对直接损失全部赔偿的方法一般采用折价赔偿。就是将被侵害的财产计算出减少的价值,按照实际减少的价值进行赔偿。在实践中就要确定原物的价值。对确定原物的价值,有学者提出,可以用原物的价格减去折旧。所谓折旧是指财物在使用过程中因放置、自然磨损、性能减弱等发生的价值减损。可以用原物的价格乘以已用时间与可用时间的比例得出。用计算公式来表示就是:原物价值=原物价格-原物价格×(已用时间/ 可用时间)。①我们认为,这种计算方法可以确定大部分的财产直接损失。但是,有时,这种方法也并不全面。比如,如果侵权行为人所侵害的权利人的财产是一个古董。这一古董不仅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发生折旧,反而会产生增值。那么权利人原来购买该物的价格可能很低,但是,因为市场的变化、该物的鉴定等各种因素,现在这一古董的价值可能是原来价格的十倍、百倍甚至更多。如果用上① 杨立新:《侵权法论》,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年版,第762页。述公式来计算显然不能正确反映出权利人财产的直接损失。所以,在确定权利人的直接损失时,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本法第十九条规定,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标准计算。说明,原则上财产损失是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来计算权利人的损失。这里主要注意两种情况。一是对于原价高、现价低的一般物品。折合成现金赔偿是按照原价还是现价赔偿?比如,权利人的液晶电视被侵权行为人损毁。权利人三年前购买价格是8000元,现在购买同款电视价格是5000元。我们认为应该按照现价赔偿,因为按照现价赔偿给权利人,其就可以买到相同款式的新电视,其财产受到的损失以足够购买与原物相同的财产就已经得到全部赔偿了。如果该电视只是损坏,侵权行为人应当赔偿权利人修复该电视所花的费用。如果修复该电视所花的费用高于重新购买一台新的电视的费用,侵权行为人应当赔偿权利人购买一台新电视所需的费用。二是对于原价低,现价高的物品。比如,珍贵瓷器。权利人购买时是500元,现在因其品质得到专家鉴定,价值升到10万元。如果侵权行为人损毁了权利人的这类财产,应该按照现价赔偿。如果侵权行为人使这类财产受损,那么应该按照受损后的现价与受损前的现价的差额予以赔偿。但是,法律同样规定了“或其他标准”,即为一些特殊情况的特殊标准留有余地。比如,对于原价高、现价低的特殊物品。像某些贵重的首饰,同类款式现价低于原价。但是市场上却无法找到与之前完全相同款式的首饰。如果侵权行为人损毁了这类物品,应当按照权利人当初的购进价来作为其直接损失的赔偿数额。206   间接损失的性质是什么?怎样计算间接损失?------------ 私家侦探解答:间接损失实质上是侵权行为对权利人正处于增值状态中的财产实施了侵害,使其没有达到增值的结果。处于增值状态的财物是指被作为正常生产、经营过程中的生产资料或经营资料的财物。比如,音像店里出租的音像制品,侵权行为损毁了音像店的音像制品,音像制品本身是直接损失,但同时这些音像制品本来可以在侵权行为发生之日起到侵权行为人赔偿之后购买新的音像制品之日止这段时间的出租收入,就应该属于间接损失。再比如,网吧里用来供客户上网的电脑,行为人甲与行为人乙在网吧里打架,造成网吧经营者丙的三台电脑被砸坏,这三台电脑的损失是直接损失。这三台电脑每天可以出租给客户上网使用获得收益属于间接损失。间接损失的价值相当于单位时间该财产的增值效益乘以影响效益发挥的时间。显然,这里确定影响效益发挥的时间很容易,财产的一般损坏,影响效益发挥的时间是从财产受损之日起至财产被修理好恢复使用时止的时间;财产被侵占或者灭失的,从财产被侵占或者灭失之日起至返还财产或者重新购买该财产之日止是影响效益发挥作用的时间。而确定财产单位时间的增值效益是关键,一般情况下只能推算其大概,而无法十分精确。计算这一数据有几种具体方法可以参考:一是确定其平均收益。通过计算赔偿权利人在财产被侵害之前一定时间里的单位时间平均收益值。比如,网吧经营者甲的三台电脑被损坏。可以查询甲的经营账户,确定网吧一个月的总收入,除以三十天,为其每天的收入,再除以该网吧的电脑台数,确定其每台电脑的收益,也就有了该电脑单位时间的平均收益值。二是同类比照法。通过比照相同条件下相同种类的生产经营者的平均收益,作为赔偿权利人财产的单位时间增值效益。比如,某甲开出租车,其出租车受侵权行为损害修理,十天未能运营。这时如果有条件查询到其近一个月来的运营收入,则可以除以三十天作为每天该出租车带来的收益。如果无法查询,则可以按照当地出租车行业每天的平均收益来作为某甲的出租车每天的增值效益。三是综合法,即将前两者方法综合使用,确定一个相对合理的财产的单位时间的增值效益。

作者:成都私家侦探|私人侦探调查公司|成都婚姻调查|婚外情调查公司http://cd.jiedun007.com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